当前位置:首页?>?文章中心?>?人民健康?>?转基因

政府应介入“科协”及方舟子的“果壳网”调查

2018-08-03 11:21:10??来源:唱红歌??作者:道一人
点击:???评论: (查看)

  因为“唐骏学历门”事件,特别“打假韩寒”以来我对方舟子刮目相看,真正实实做了几件好事,为社会做了几件好事,推倒了几座“神”像;为此也就不惜得罪唐骏――要知道道一人对IT界走出的人可是敬拜得五体投地的,说话从来敬重有加,不到万不得已不伤害他们的感情。讨厌“神”,使我与方大人舟子先生走近了一步,因此也对方舟子以前的“恨”勾销了大半。

  以前的什么“恨”?利用紧张的政治气氛绑架无辜――熟悉近(现)代史的人可能还记得一件事:有一次暴发了“xYabc功”事件,后来酿成政治风波;方舟子等人在打“xYabc功”时却将“气功”甚至“中医”都绑架进去陪斩――好长时间方舟子等人很得势,许多人却受到压抑,这不公平,因此道一人对他记恨在心。“xYabc功”就是“xYabc功”,“气功”就是“气功”,“中医”就是“中医”,别将他们搅浑在一起。“气功”确实也有愚弄人的地方,甚至“中医”也有不少夸大不实的地方,但他与“xYabc功”事件以及后来酿成的政治风波没关系,不能将他们关联进去。中国1949年后政治运动不断,动辄采取极端方法;“文革”后我们指天发誓再也不要那样搞来搞去,有话好好说话。然而道一人认为这将是个漫长过程。将“气功”甚至“中医”与“xYabc功”事件绑在一起批判,在那段人性暴露、人心惶惶时日,方大人舟子先生对“气功”甚至“中医”进行了不公正指责。

  当时整个社会基本保持了沉默,方舟子等少数几个人代表了真理――这也证明了道一人所说的“那将是个漫长时日”的预言。道一人对“气功”甚至“中医”的分析乃至批判不比你方舟子少,但要明白那与“xYabc功”是两回事,不能利用政治风波将他们绑在一起。一旦这个社会出现“某种”不可抗力,政治风暴即将来临时,作为方舟子这类理性人物本应该降低声调;哪怕以前双方辩论激烈,这时也该互相回避――雪崩时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,但我宁要做那片挺拔傲立的雪,以阻止雪崩。“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那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真谛,是人性伟大而神圣的所在。方大人舟子先生在那段时日没有做到,熟悉近现代历史的人恐怕不会忘记那件事――80后可能已经记得那件事了。

  因为那件事所以“恨”!“恨”方舟子以及他们几个人,久久难以释怀,利用政治风波绑架无辜,那是小人行为,是道一人决不轻饶的恶行。雪崩时我们应该互相帮助,互相原谅,这样也许可以阻止雪崩,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;君子应该学习宋襄公,敌人没有上岸就不能发动进攻。直到“唐骏学历门”事件,特别“打假韩寒”后才渐渐释怀。心想当时那件事也许方先生处理不当,但没有主观的恶劣动机。

  事实上我们在为方先生打假事业欢与呼、鼓与掌时也不得不向他提出一些忠告或建议。我以为这里有三条应该向方先生提出的:(1)授人以“鱼”?还是授人以“渔”?(2)“文科人员不懂科学”不应该作为反击他人的武器;(3)科普活动与质疑活动应该分开,应该谨慎区隔。

  (1)授人以“鱼”?还是授人以“渔”?

  他老是塞“黄金”给我,给我许多“黄金”,不停地给我塞“黄金”;可我好几次央求:你把右手中指第三节锯下来给我,我给你敷点麻药,不疼――据说方先生的“右手中指第三节”可以“点石成金”。他就死活不答应,气量狭窄。方舟子打假兼普及科学常识,可他不将“方法论”告诉他人,只将“结论”灌输他人――意图“强制”他人接受。

  ――当然所谓“方法论”也是相对而言,从哲学上的“思维方法论”,到具体面对对象的“技术方法论”,乃至操作程式上的“工艺方法论”。看上去有点复杂,其实一到具体语境中人们就能明白,因为人是“活物”――这些个方法论在中国古代语境中统称“术”,他与“道”是分得清清楚楚的。人就是“活物”,在具体语境中分得清清楚楚。

  是的!这件事情上我对方先生颇有意见:只给我黄金,不给我“右手中指第三节”;授人以鱼而不授人以渔,老是将结论灌输他人而不将方法论普及给大众。甚至有几次道一人躺在床上暗暗的猜想:“授人以鱼而不授人以渔”与“利用政治风波绑架无辜”可能是方舟子的本质性格,他的“打假”可能是一种假象――他利用“打假”赚足人气然后谋私。道一人这里有点恶毒,只不过躺床上恶毒一下,下床还是老样子喜欢方先生,期待他打假事业与科学普及取得进展。

  (2)“文科人员不懂科学”不应该作为反击他人的武器;

  每当他人向他指出这个那个“不足”,他就动辄“文科人员不懂科学”搪塞之,意图给人造成心理压力。道一人对文科现象的抨击比你方舟子严厉二十多倍,不信你去道一人的搜狐博客空间浏览一下。但我以为应该将这个“文科现象”放在文明和文化的大环境大背景中论述,不应针对具体事物和具体个人。如欲针对具体事物和具体个人下这个断语,那你一定要拿出“实锤”,你要有具体证据来证明――比如你说小崔作为文科人员不懂科学,那么你至少要拿出一个“实锤”来证明。但就“转基因”辩论几年看你都无有“实锤”,而小崔倒是句句“实锤”。就小崔这次对你指出“打了狂犬病疫苗,人还是死了,方骗子和果壳网可以分析出一万种原因,就是不说疫苗或许是假的这种最简单的可能性”,这种说法乃至投射到思维方法上,倒是非常科学乃至智慧的――哪怕崔永元是个标准的“文科”。

  是否有这回事?有人打狂犬病疫苗不见效,甚至死了,你在分析原因时竟然连“疫苗可能是假的”也没有考虑进去?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,不会糊里糊涂帮小崔,只是弱弱的问你究竟有没有这回事?何况“假疫苗”问题在业内接连爆发之际。

  在与小崔争论转基因问题时,方舟子也经常以“文科人员不懂科学”试图给小崔制造心理压力,而我观小崔恰恰在这里极其智慧。大道至简――好的物理学家就是将道理简单说出来,连家里的保姆都能听懂(帮忙查一下是谁说的?原话怎么来着?爱因斯坦还是谁说的呀?);方舟子恰恰在具体细节方面不厌其烦,将他以前“生化”课笔记全部用来怼小崔了,哪象在普及科学呀!

  (3)科普活动与质疑活动应该分开,应该谨慎区隔

  无论科技史还是宗教史,人类文明的其他方方面面,“质疑”从来就是推动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――这也即马克思一直推崇的“怀疑一切!”精神。我们这里不必文绉绉的分析“质疑”的内在结构,何以就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,只要看人类文明的重大进步,大都与“质疑”活动有关。俗言“提出问题其实就已经解决了一半的问题”,大致这个含义。人类波澜起伏、荡气回肠的文明进化史,确实离不开“质疑”。如果知识的普及受到了鲜花美酒和掌声的回报,而“质疑”往往遭受刀灾之难――“质疑”的伟大和神圣往往也表现在这个方面。方先生受到社会的尊重和支持,也与他的“质疑”活动分不开,比如“唐骏学历门”事件,特别“打假韩寒”等都是如此――中国社会缺的其实更是“质疑”。

  至于方先生的科学普及活动,我其实很难得出美妙印象,水平好像一般般。刚才我用了个美妙的比喻:他用“生化”课笔记来对付小崔,哪象在普及科学呀!他的知识面狭隘得不得了,十句话里面九句半与“生化”有关,可见知识面狭隘得不得了,哪配得上“科普”事业呢?我道一人妄评你了吗?好在现在网络时代,网上一搜就可证明。方舟子的知识面简直狭窄得不得了,十句话里面九句半就要牵涉进“生化”,并且具体而细到上课笔记本那种程度。你哪配得上“科普”事业呢?你只是胆子够“大”而已!!!

  这就不说了,这里目的在于指出:科学的普及活动与质疑活动应该区分开来,不能用科学的质疑活动积赚的社会信任用于其他方面,应该谨慎。然而方先生普通人,也要吃喝拉撒,只是提醒方先生谨慎。方先生如此大规模为转基因“科普”而不是“质疑”,颠覆了人们对他“打假英雄”的印象和看法,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。这件事情上我确实站在小崔一边,就象以前几件事我站在你方舟子一边一个样。特别这次疫苗事件后网民挖出你许多不当言论,简直可以将你方舟子扭送派出所。

  ――这些大都跟疫苗接种没有任何关系,连不良反应都算不上,属于偶合现象:那么多人接种疫苗,总会有人碰巧在接种疫苗后得了某种重症,就赖给疫苗,其实不是疫苗导致的。财新发这种妖魔化疫苗的报道,毫无良心。

  ――从王克勤开始,中国记者们以其充满正义感的愚昧无知,前赴后继妖魔化疫苗注射,把无效疫苗说成毒疫苗,把偶合现象说成疫苗不良反应,终于把中国公共卫生搞崩溃了,害人无数。生产、销售无效疫苗的应该严惩,借机吓唬公众制造社会恐慌的也不应放过。

  这些都是你说的,连些微的“怀疑”精神都不见。哪怕只要拿出对唐骏和韩寒十分之一的“怀疑”精神,就不会排除“疫苗是假的”可能,你有了吗?

  这次小崔爆料“中国科协每年发它们2000万的洗地费”,这怎么回事?我以为“科协”与方先生应该澄清:是否存在这笔经费?作为方先生“科普”活动的活动经费呢?还是其他有关经费?与转基因科普或这次假疫苗事件是否有关?

  既然发生大事了,联系此前方先生一系列与疫苗有关的言论,人们有理由要求澄清。特别“科协”之类协会机构在中国往往半官方半民间,既接受政府拨款又向企业收取这费那费,独立性受到怀疑。不知小崔爆料的这个“科协”怎么回事。如果真的存在来自于企业的这费那费,那么这次真的应该查一下,是否真的如小崔爆料那样“拿人手短、吃人口软”;如果纯粹政府机构,那么也应该查一下是否存在向企业非法收取的情况,这往往与腐败有关。

  既然发生如此大事,就应该澄清,消除社会恐慌;况且小崔这个爆料并非以莫须有口吻,而是实实在在,收授双方及金额价款如此具体,政府有关机构有义务介入,给公众一个交待。否则就无法消除社会的恐慌,每年这么多人因为打疫苗死去,查实之前不必赖这2000万元,原因众多,但应该从各方查找原因,也不应排除小崔的这个爆料。

相关文章